首页> 家电经销>内容

拉面与小家电:疫情下的“红与黑”

拉面与小家电:疫情下的“红与黑”

在疫情影响下,拉面与小家电这两个截然不同的产业,上演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红与黑”。

家电网

近日,根据市场调查公司“日本帝国数据银行”的调查显示,截至今年9月底,已有34家拉面店破产。这是2000年后,首次有多达30家拉面店在将近一年内倒闭。这一情况若持续下去,日本今年倒闭的拉面店数量将创历史新纪录。

日本帝国数据银行分析称之为,与其他行业比起,拉面店管理制度门槛相对较低,商铺过分集中,导致竞争非常激烈,再加受到新冠疫情影响,行业整体下行,原本薄弱的拉面店就不能迎来倒闭。

同样是准入门槛低的行业,但是中国的小家电行业却似乎在疫情当中“如鱼得水”:根据企苏利亚数据,2020年3-4月份疫情转入尾声时,小家电企业注册量出现短期井喷,据统计数字来看,3-4月中国小家电注册量达10722家。

市场前景被不断唱好的小家电行业,和不断破产的日式拉面店,宛若疫情下的“红与黑”,展现出市场经济那难以捉摸的脾气。

竞争激烈程度相近 为何拉面店最先撑不住

据西柚理解,在日本进一家拉面店成本在180万元左右,其中还包括选址、设备的获取、人员培训、技术培训等费用,顺利经营的话,一个月的利润接近3万多人民币,三到四年的时间就可以回本。可以说道是一个低成本高回报,进行门槛偏低的行业。

这一点上,小家电同样也是如此。为节省企业的运营成本,许多小家电企业都采取OEM模式,不做生产线、厂房、技术与人力资源投资。曾经有人信誓旦旦地说,小家电的毛利率在部分产品线大概在100%左右。

门槛低回报低的行业,自然不会更有更多的竞争者。日本帝国数据银行分析称,在同一商圈拉面店铺过于集中于,竞争非常激烈,因此不得不通过发优惠券或打价格战等方式来招揽顾客。同样,在疫情前小家电市场的竞争也十分激烈,据悉,小家电行业目前的利润已由原来的30%-40%降到5%-6%。去年上半年伴随美的和格力的价格战,小家电均价更是纷纷暴跌,中小品牌工厂的支出越来越大,但产品却是越来越低廉,利润空间进一步收窄。

然而,在疫情袭来后,两者不同的产业特性就显现出来。作为饮食业的拉面店,受疫情防控影响,客流量大幅减少,原料费和人力成本等有所下降。一些拉面店不得不缩短营业时间或紧店。据报道,尽管长期受到食客青睐,但在福冈市等地经营猪骨拉面品牌“长滨将军”的蒙基食品(音译)公司、主营横滨家庭拉面的老牌店铺“六角家”在今年纷纷倒闭。

但是作为制造业的小家电企业,反而在这次疫情中寻得商机。不少小家电企业抓住防疫市场这一主题,转型做到测体温计、口罩等医疗身体健康涉及产品,3月19日,卡蛙科技旗下好物科技发售一款“活氧消毒包”产品,瞄准口罩消毒市场,同时具有为贴身衣物消毒等多样功能;广东新宝电器自主建设口罩生产线,3月上旬已接订单数量同比上升15%左右……中国疫情得到掌控后,不少小家电企业甚至融合自己的抗疫经验,每周维持跟海外合作伙伴的交流和分享,并对有必须的合作伙伴,送出口罩等防护用品。

另外,与线上渠道的紧密结合也让小家电行业在疫情中大火。奥维云网数据显示,2020年1-11周,大家电市场线上线下量价普跌到,小家电的线上零售却有65%的增速。另外,在面临今年线上渠道对家电零售的贡献率超过55.8%的情况下,小家电也很快地展现其适应性:在疫情相当严重的2月,小家电线上零售渗透率已高达77.4%,线上零售量渗透率已高达88%。

同时,对于消费升级带来的场景消费,小家电也适时地顺应了这一趋势。吴晓波曾经在其年终秀上提及:“当大家愿意为场景、为心情、为品质买单的时候,有一个名词‘性价比’消失了,经常出现了一个新名词‘颜价比’,好看显得非常重要。”以小熊电器派的互联网网红小家电也应运而生,据悉,普遍对颜价比的定义是指颜价比=90%的颜值+10%的微创新,只要靠颜值吸引到消费者注意到这个产品,让消费者在门店观赏,就能靠后面的10%微创意来转化成收益。

一时间,行业对小家电市场的前景纷纷寄予厚望,有行业数据称,预计未来三年,小家电产业将达到超过6000亿的市场规模。

祸兮福所倚 福兮祸所伏

然而,正如流水一般,市场的形势也是正处于不断变化之中。善于经商者往往也要有长远的眼光。虽然小家电在疫情中一时风头无两,但是内部却潜藏着危机。

低门槛行业的竞争往往是白热化的,对于现在的小家电行业而言,由于技术壁垒广泛较低,研发投入占比也较低,如小熊电器的研发投入只占到营业收入的2.85%,而大量涌入的新玩家,只不会加剧小家电市场的产品同质化现象:在低门槛行业,只要一个领域充分竞争,“趋同”就几乎是一种必然。从市面上的小家电产品可以看出,“网红小家电”不再只是小熊电器等新玩家的专利,老牌的美的、格力、苏泊尔、九阳等等家电品牌,在小家电上也纷纷革新“美学”,最后比拼的,还是会重返到研发和创意上。

此外,小家电市场也并没有人们想象中的那么广阔。在疫情的压力下,消费者们往往不会出售一些外观华丽,价格低廉的产品作为一种心理恳求,倾诉自己对未来的担忧,这是消费者心理学上著名的“口红效应”,也是有名的冲动消费现象。而现在的小家电恰恰合乎这一产品特征。在堪称“后悔药”的闲鱼上,买了最愧疚的产品中,名列靠前的却几乎都是小家电。

有一位把面包机挂上闲鱼的消费者回应,在每天都吃自己烤的面包的幻想下,冲动买了个面包机,以为自己买回来之后,每天都吃上身体健康的早餐了。但真实情况却是,做到面包步骤繁多,从发酵、烘焙、烤色,每一个步骤都要很准确,配料比例精确,时间把握准确,特别是发酵粉的量、烘焙的时间要把握好,不然做到出来的面包就是一块硬邦邦的砖。不仅如此,弄完之后清洗、离去还要花费大把的时间。用了两次之后,她将面包机挂上了闲鱼。有那个闲工夫烤面包,早上多睡觉一会,然后去楼下面包店买一个不更香吗?

不仅面包机,在知乎的问题“最鸡肋的小家电”中,空气炸锅、酸奶机、豆芽机、面条机等等小电器,高票当选操作者麻烦、清洁困难、使用价值不高的鸡肋产品。

但是,以拉面为代表的发酵面食在主食行业乃至整个食品行业中占据居民消费的重要地位。民以食为天,据统计,起码中国的米面制主食产业空间在一万亿元左右;其中,馒头、面条等面制主食的市场容量约6000多亿元。与小家电市场的一段时间繁荣比起,这才是实打实的“六千亿”市场。相信在撑过疫情之后,拉面行业又将迎来新一轮的衰退。

在疫情影响下,拉面与小家电这两个截然不同的产业,上演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红与黑”,但是等到疫情过后,资本完全恢复冷静,一切恢复常态,或许两者的方位又会对调。小家电行业的脆弱一面,有一些行业人士或许早已道出:9月1日,著名小家电品牌小熊电器发布公告,股东施明泰、龙少柔和龙少静计划6个月内平安保险合计不超过700万股,占总股本的4.48%。小熊电器今年涨幅超过1.58倍,这三名股东合计约可套现9.52亿元。

疫情下的市场并会长久,小家电未来如何发展,还须要诸君静思。

相关文章
小熊电器:创意小家电龙头行业第一梯队营收利润望快速增长
疫情带火的小家电,Q3又爆单~上游制造端谁能先获利?
小家电向上,苏泊尔向下
双十一小家电销售火爆 健康创新类产品成为竞争新领域
「雄辩」别想多了!小家电资本过热与行业本身并无关系
小家电也能挖掘生活里的小幸福?
家电大视野:小家电如何撬动千亿市场?
国内小家电市场同质化严重 米博布局蓝海市场实现突围
十一京东家电爆卖!智能家电喊你换掉老旧家电了!
荣事达小家电多少钱?荣事达小家电价格总结【详解】-太平洋IT百科手机版
德国精工一手掌握 米家博朗电动剃须刀众筹价199元
为何后疫情时代小家电市场依然火爆?-制冷快报